Skip to main content

马原与藏区小说 先锋小说领军人的秘境与远方

西藏是作家马原的第二个故乡和家园,在西藏生活的日子,孕育了马原轰动中国当代文坛的《冈底斯的诱惑》《拉萨河女神》《西海的无帆船》等代表作,也奠定了马原作为“先锋小说领军人”的地位。2019年8月16日下午,在上海市着名文学地标,也是本次上海国际文学周的分会场之一的思南文学之家,浙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曹元勇邀请当代着名作家马原,《收获》杂志主编、评论家程永新,作家宁肯,就马原的两部藏区小说代表作《冈底斯的诱惑》和《拉萨河女神》展开对话。

虽然被誉为“先锋小说领军人”,但马原表示:“评论家们把发生在1985年前后的那段文学称之为先锋?学,他们从中列举创作这些作品的小说家,这些作家因此被扣上了一个先锋小说家的帽子。其实先锋文学不是?个流派,而是一个个体,不能随意归纳总结。”马原1984年发表《拉萨河女神》,开创了中国小说界“以形式为内容”的先河,后又创作了《冈底斯的诱惑》《虚构》《西海的无帆船》《喜马拉雅古歌》《拉萨生活的三种时间》《涂满古怪图案的墙壁》等极具个人风格和文学张力的中短篇小说,一举轰动八十年代的中国当代文坛,甚至被称为中国当代文坛的“西毒”,与“东邪”余华、“南帝”苏童、“北丐”洪峰、“中神通”格非并称文坛射雕五虎将。评论家吴亮曾在一篇题为《马原的叙事圈套》的文章里首次提出了“叙事圈套”的概念,并称马原是当代中国文坛“叙事圈套”的缔造者,“属于最好的小说家之列”。

今年7月,浙江文艺上海分社推出马原藏区小说精品系列《冈底斯的诱惑》和《拉萨河女神》。这两部作品都是作家马原在西藏生活时期创作的中短篇小说集。《冈底斯的诱惑》《拉萨河女神》这两部小说集围绕“我”或“我”的内地文艺工作者朋友、藏族朋友在雪域高原发生的故事展开,“我”和朋友探寻野人,穷布孤身猎熊、小小牧羊人翻越雪山朝圣,麻风病人在桃花源中安闲生活,老猎人在沉默的山林间倾吐心声,闹市中的乞者随身携带奇闻秘宝,陷于日常琐事的年轻人不知不觉走入宿命……这些故事的主人公大多是因命运波折或浪漫情怀而变得离群索居的人,带着孤独和苦难的色彩,但又时时迸发出惊人的勇气和毅力。

马原笔下的西藏不是某种给人刻板印象的“圣洁神域”或“淳朴乡野”,而是一片极具包容性的广阔天地:冈底斯山是一座神秘的、象征着生与死角逐的神山,那里有特异的气候、深不可测的冰川裂缝,正是在这里孕育着远离尘世功利的勇气和冒险,孕育着对人生的深切思考和对自我的探索;喜马拉雅山巅的冰雪覆盖着孤寂的灵魂;拉萨河水托起此起彼伏的笑闹声;八角街向熙来攘往的人群敞开双臂;玛曲村静静抚慰着与世无争的麻风病人。掀起神秘面纱,西藏有着平实亲切的面容——它可以是每个人的家。马原以自己在这片土地上最真切的生活为底本,以深具灵性的语言叙写着“藏族人千百年来所过的那种生活”和“由独特的自然、人生和宗教情绪构成的西部世界”。

正如文学批评家吴亮所言:“故事为角色而设,角色又为故事所召唤,这是一种双向共生的虚拟,它们和马原小说中的马原及他的朋友们,一起组成了一个被马原津津乐道地娓娓叙述的经验世界,在小小的印刷物领地里领取了身份证,便在那里安居了。”作家格非也曾撰文称:“马原是属于那种真正博览群书、而个人风格又十分突出的作家。在他身上,我几乎看到了一位伟大作家所必须具备的所有素质和禀赋。”

马原在自己的小说《虚构》里称:“我就是那个叫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我喜欢天马行空,我的故事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点耸人听闻。”在这些小说中,马原将这种“天马行空”发挥到了极致,通过复杂的叙事结构、错乱的时间线和不停变换的视角,他尽情编织着文字迷宫,解构着一个个真实可感的生活场景,为看似平平无奇的角色蒙上神秘面纱,令日常事件变得扑朔迷离、难以捉摸。然而,他的小说却又极其“真实”。马原回忆早年在创作小说时,为了获取素材钻进了当地的麻风病村落。那个村落,常人几乎很难进去。“刚写虚构的时候,那是在传统看来很魔幻或者很特别的题材。但是那时候写虚构的时候,我认认真真的钻到麻风村里。”后来王安忆看完曾和马原说,“我明知道你的小说是假的,虚构的,但是我怎么看了以后觉得就像真的似的”。对此,马原回应到,“我从来不能直言,我是一个写实作家,但是我最在乎的却是真实。”

马原的中短篇小说使读者得以重溯中国“先锋派”小说的辉煌时代,在一睹藏区生活风貌的同时,充分体味到语言艺术本身的趣味。这些故事是对西藏这片神圣的土地上朴实地生活着的人们最真实的表达,那是破除禁锢后思维所能到达的无限远方。这就是马原想要讲述的,“他们的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神话时代”。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琳琳 实习记者:芦艺 编辑:施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