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古风小说:既然许下来世诺,怎会流连人世间

古风小说:既然许下来世诺,怎会流连人世间

01

左家的公子病了。

不到二十岁的人,连个家门也常出不得。

左家老爷求医无果,心优得不行。夫人更是整日以泪洗面,让人心疼。

管家说,公子这是童子命,不若去庙里拜拜,求个神仙庇佑。

可这山中小城,哪有什么大寺大院。

唯独城北一间妙华寺,不大不小,在半山腰上悬着。

寺里有一位主持,看相貌分辨不出年纪,只道是个世外高人。

不如带宸儿去看看?夫人擦干了眼泪,商量道。

于是左家连老爷带公子一同住进了妙华寺。

主持和尚名叫宝善,生得慈眉善目,法相庄严。

既见了左家公子,还没等老爷开口,他便道,公子这病是命里带的,治不了。

一听这话,老爷和夫人好似天塌了一般,差点晕厥。

左公子却不在意,只是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还请主持拣个清净院子与他。

又安抚了父母一番,把两位长辈哄回家去,自己留下来小住了。

02

宝善大师善解人意,给左铭宸的院子环境好极。

四周竹树环合,清净幽谧,对面还有一方水池,池子里的莲花娇艳欲滴,开得正好。

宝善大师说,这莲花颇有灵性,在水池里生了许多年也不曾败过。

左铭宸笑笑,沏了一壶香茶坐在窗边,温润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莲花,直至出神。

呆子。

空气里不知是谁叹了一声。

宝善和左铭宸兴趣相投,两人时常对着莲花池论道。

茶气氤氲,莲影浮动。好不自在。

有时宝善忙于寺中事务,脱身不得,左铭宸便独自一人对着莲花池发呆。

不知是谁藏在莲叶后面,静静偷看,惹来阵阵暗香,又在空气中消散。

左铭宸似是察觉得到,却也不深究,又跟宝善大师讨了把古琴。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池子里的莲花越发娇艳了。

悠闲的时光总是过得极快,一转眼左铭宸已在妙华寺住了小半个月。

左家夫人想儿子实在是想得紧,再次上山要接左铭宸回家。

回去便回去吧。

左铭宸心道。

目光却落在水池里盛开的莲花上。

03

你可真是大方,竟把我的真身送人?

妙华寺里,一位粉裙翠纱的小女子掐着腰站在佛像前,对着宝善,好不生气。

宝善却只是一笑,不做辩解。

那一日,左铭宸要随左家夫人回去。临走时问他,这池子的莲花生得好看,我见了便觉得身体畅快不少,求大师割爱,送我几枝。

宝善自然应允,谁知左家公子这随手一指,挖的却是莲妖芙娥的真身。

左公子能一眼看出你,说明他有大仙缘,你留在他身边也不是坏事。宝善温和地说。

芙娥却不以为然,她在妙华寺呆这几百年可不是为了成仙。

近来修行可还顺畅?芙娥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宝善一愣,不做回答。

初见你时,你才这么高。芙娥伸手比划着。

如今也算是一位得道高僧了呐。芙娥轻笑。

宝善却难得内心起了波澜,连忙敲起木鱼掩盖情绪。

04

宝善也是有大机缘的人。

这一世是他轮回修行的第十世。

只要安安稳稳地度过,便能成佛。

芙娥握着青翠的茶杯滔滔不绝。

左铭宸看着芙娥,忍不住眉眼含笑,苍白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生气。

他是童子命,惹来不少恶鬼觊觎。多亏有芙娥护他,他才过得如此闲稳。

那你留在妙华寺是为了宝善大师?

左铭宸试探地问。

芙娥斜了他一眼,他有他的机缘,我有我的宿命。

说罢芙娥看向城南阴郁的天空。

是魔气。

莫名其妙地出现,让人感到不安。

你的宿命是什么?左铭宸追问。

芙娥看向他,忽然身子前倾,停在他的面前。

左铭宸只觉得额上一暖,回过神来时芙娥已经不见。

呆子。

空气里的叹息多了一点无奈。

05

考虑清楚了吗?芙娥问。

宝善大师沉静地敲着木鱼,不做回答。

城南魔氛越来越重,这一带能阻止它的只有十世修为傍身的宝善。

只是除魔便意味着他要放弃成佛的机会,再入修行。

十世清修,一朝葬送,谁能忍得?

思及此,芙娥的目光便坚定起来。妖气化作长剑握在她的手里。

我去除魔。芙娥淡淡地说。

木鱼声戛然而止。

只是……芙娥想起了那个喜欢摆上清茶等她的羸弱公子。

抬手拈诀,妖丹自芙娥的身体脱出,落在宝善面前。

你把它交给左铭宸,此丹可保他一世无虞。

话音一落,芙娥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惊雷在空中炸响。

暴雨倏然而至。

左铭宸被雷声惊了一跳,茶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宝善大师睁开眼,看着空荡荡的佛殿,沉寂的内心开始焦躁不安。

这是劫。

是所有人的劫。

06

宝善大师圆寂了。

就在那场雷雨过后。悄无声息地在大殿里,没了呼吸。

芙娥看着篝火慢慢地吞噬宝善大师的遗体,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悲凉。

他太过执着于自己的修为,犯了贪念。

十世修为,毁于一瞬。

犹豫的那一瞬。

抉择的那一瞬。

我佛慈悲,割肉喂鹰,亦无所惧。

何为成佛?慈悲为怀既是佛。宝善忘了这一点。

不但忘了,还差点因此堕入魔道。

城南肆虐的魔物,正是他的心魔。

幸好有芙娥在,留住他灵台一丝清明。

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宝善大师将饱含修为的佛元交给芙娥。

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宝善大师闭上双眼,面容是前所未有的宁静安和。

芙娥平静地向左铭宸讲述这一切,眼泪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不住。

初见他时,他还是个小沙弥,呆呆愣愣地站在老师傅的身边。

老师傅是当年种下莲子的人,他把小沙弥带到刚刚修成人形的芙娥面前,嘱托道,以后我这徒儿便交你照顾了。

这一守,连她自己都忘了是几百年。

07

它可保你一世无忧。芙娥把宝善留下来的佛元交给左铭宸。

佛元悬浮在左铭宸的面前,发出淡淡的柔光。

左铭宸却一笑,指尖轻点,佛元被送进芙娥的眉心。

顿时昊光大盛,梵音咏唱。

佛元之力源源不断地涌进她的身体,渐渐与她的妖丹融合。

眼前的景物愈渐模糊,她听见左铭宸在她耳边轻喃,等我来世。

雨又在下。

左铭宸也走了。

左家上下悲恸一片,不曾凋落的莲花一夕衰败。

芙娥看见,左铭宸被鬼差带走,一路去了酆都。

酆都城前,左铭宸身上忽然鬼气四溢,撼动天地。

阎罗垂首,万鬼伏哭。

原来他是酆都之主,因着下凡历劫,才会与她相遇。

如此,便不会再有来世。

芙娥苦笑。

宝善坠入六道轮回不知去向。左铭宸入主酆都,成了鬼界帝君。

天地茫茫,终于只剩她是孤身一妖。

08

细雨飘然而落,却在贴近芙娥的一瞬消失于无。

不知何时,乌云被撕裂一角。

一道昊光自云层穿出,照在芙娥的身上。

莲华漫漫,飞天起舞。香神奏乐,乐天讴歌。

佛说,你可愿随我入灵山?

芙娥愣住,她从未想过会是这样。

轮世之镜在芙娥面前流转,原来她和宝善一样,都在修行中。

所谓无心插柳,不过如此。

芙娥苦笑,佛元在她的身体里静静沉睡。

她转身欲走,却见左铭宸行色匆匆,迎面而来。

别去灵山。左铭宸拉住她的手,如是说。

芙娥心中一恸,使了个障眼法,从他们身边逃离。

痴儿!

佛祖叹息,只好收了天众,无奈离开。

心有执念,便成不了佛。

轮世镜在芙娥面前流转的最后一瞬,她看见了宝善。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这一世的宝善不再是庙里的和尚,而是一个普通人,名叫严梦参。

虽不是和尚,却也乐善好施,不但开设粥铺,还时常散金接济穷人,与从前无异。

芙娥找到他时,他正在为新婚大礼而忙碌。

你不修佛吗?芙娥问。

严梦参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笑说,佛,不就在这里吗?

芙娥也笑,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09

大婚之日终于到了。

芙娥送上一枝并蒂莲,静静地跟在迎亲的队伍后面。

阴风吹过,芙娥身边忽然多了一位年轻公子。

我还以为你会去抢亲。左铭宸说。

那新娘子我见过,曾是个被累业所困的比丘尼,他们倒也般配。左铭宸又说。

如今他们修得圆满,你要去哪里?左铭宸追问。

芙娥却是一字不答,安静地看他们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你当真不愿和我说一句话吗?左铭宸站在芙娥的身后,无奈叹息。

芙娥转过身,与他对视。

你的来世呢?芙娥反问。

左铭宸一愣,回过神来时,芙娥已经不见了踪影。

自此世间再也没有关于莲妖芙娥的消息。

倒是有人说起,下界酆都多了一位粉裙翠纱的少女。

行于忘川之上,步步生莲。

那女子似乎与酆都鬼帝交情甚好。两人时常在忘川品茶作乐。偶尔也会下凡游历,共览四海。

若问缘由,鬼帝只是轻笑。

既许了你来世,我又怎能食言呢?

<完>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